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当恨不珍惜的时候,其实已追悔莫及

    有人说,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公主。曾经,我是说曾经,我也一样。她的名字叫有香,一个听起来有点日系的名字,尽管这一点也不相关。但我永远也忘不了,在弥留之际,她留给我的那个眼神。是的,就是那个眼神,让我终生难忘。是感激,感谢我在她有限的生命中,能陪她一程;是哀怨,责怪我曾那么狠心的抛弃过她;是不舍,我的疼爱她还没有享受够,永远也不够。。。就是这么一个眼神,她想要永远的留给我,久久不能闭眼,直到我那无情的泪愧疚的落下来,滋润了她的眼框,才慢慢的闭合。我轻轻地对她说,也许上辈子有债,也许这辈子无缘,不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遇上。我说得很轻,她走得匆忙,不知道有没有听见。记得,那是初冬的一个傍晚,她刚来我家,虽然依稀还有些清秀的模样,但真的是瘦脱了相,给人的感觉就是,要么得了大病,要么才从废墟里被救出来。总之,都是厌恶的目光,其实我也是,没人想留她,在给她吃饱喝足之后,大家把她又赶出了家门。只是,就在将要关门的那一瞬间,我又看到了一个眼神,不管这眼神是不是给我自己看的,反正我是看到了。那一个回眸,是那么的清澈,那么的柔弱,那么的无助,还带着些许的幽怨,我没有铁石心肠,所以我冲动了,尽管在当时这只是可怜,因为我知道如果她走出去,真得可能就活不了了。也许我真得不求什么感激和报答,我只是管了她一日三餐,但她真的很懂事,她知道不仅仅是要向我示好,还有所有的家人,尽管常常还是招来一顿嫌弃,但她不管,依然“我行我素”,好像真的不在乎一样。但真的不在乎吗?有时候,我只能轻轻的叹气,解嘲她的命不好。没有具体的记住是哪一天,在一个下午茶喝完以后,母亲不经意间说了一句“有香圆润起来也挺好看的哈”,可怜我的感官愚钝,也可能真是没有把她当成回事儿,我竟没有发现,有香,原来可以这么好看。“有血有肉”圆润起来的她,其实也仅仅是填满了骨头架子,但却真是别有一番风韵,温婉、忧郁、沉静、高冷、俏皮、倔强,我不知道还能搜肠刮肚的想出什么词来,就知道那是越看越好看,尤其是那双勾人的眼睛,仿佛一眼就能把你洞穿。我不敢再看,就像做错了什么事儿一样,匆忙转身离去,却留下了一丝脸辣的余温,还飘荡在空气里尴尬。我是怎么了,爱上她了?不至于。但,关注了,喜欢上,是真的。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你越关注她,她反而又不爱理你了,说不理了吧,又总是在你无望的时候,来那么一下,莞尔一笑!我总觉得这就是欲擒故纵,我是不会服输的,绝对不会!不过,有时候,打脸真得很快。那一天,反正不是什么好日子。有人来查身份,我怕她暴露,急急忙忙中就硬把她藏在了被跺下面。然后,然后,应付完后,我接了个电话,处理了点急事,就把她给忘了,不知道,平时如此在意的,为什么关键时刻,竟然忘得一干二净。当我再把她拉出来的时候,她被捂的奄奄一息,我还是忽略了她的孱弱,弱到有时候不能自理,我原以为这就是一个迷藏。那是我第一次经历生死离别,是如此的惊慌失措,一手使劲翻她紧闭的眼皮,一手不停的按着肚子,嘴里不停的在呼喊。母亲跑过来,被我的样子吓到,帮我一起胡乱的施救。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415
  • 柳柳相相醉生梦死咩啊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任务
  • 到底部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
    关闭窗口
    下载海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