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胡言乱语|有一种思念,叫泪流满面

    文/牛妈

    又是一年母亲节,每年的这一天,不敢点开朋友圈,怕满屏的祝福和幸福让自己更添思念。可是,即使不看朋友圈,不碰手机,还是避不开这个节日。

    昨晚,小胖子发给牛妈一个班级信息,老师要求母亲节孩子和妈妈拍一张照片,和以前的老照片拼在一起,并附上一句想对妈妈说的话。

    班级信息

    牛妈无奈地对小胖子说:“不好意思,以前的衣服,你妈现在都穿不下了!”

    牛妈生二宝、喂奶,养下来的几十斤肉还没减下去,和疫情期间体重突飞猛进的小胖子一样,现在都是惨不忍睹。若是拍对比照,除了年龄都有增长,体积的膨胀估计是最显而易见的。

    牛妈不太想去拍这个照片,不过为了配合小胖子完成作业,估计还是会美颜来一张。幸好有美颜,拍照一分钟,修图一小时,再胖的牛妈也敢出镜了(申明一下,头像照片无美颜,无修图)。

    母亲节,如若母亲还在,牛妈母女俩的照片会是怎样的呢?

    相册里留存的最后一张合影,还是2005年,牛妈刚参加工作一年,母亲在家,因操劳过度,积劳成疾,久治不愈的腰椎彻底滑脱,不能行走了。牛妈在领导同事的帮助下,联系了武汉的医生,将她安排到了武汉市第一医院进行腰椎手术。术后,她回家修养。最后这张照片拍摄的时候,是当年的春节。那时母亲已经能行走自如,只是气色不太好。

    最后一次,依然是在同济医院,母亲因肌肉瘤动手术。出院时,牛妈去住院部拿出院小结,看着上面的结论,不解地问医生。医生解释说:“这是一种恶性肌肉瘤,其实就是癌症,放化疗对它也没效果,你可以让她吃中药看看。”牛妈当时一听就懵了,心乱如麻,不知怎么处理!牛妈一级一级走下医院楼梯,边走边哭。不过,牛妈走到楼下,面对准备出院的母亲时,脸上已经没了泪水。牛妈强忍着内心的悲痛,笑着对母亲说:“没事,只是个良性肿瘤,医生说回家休养一段时间,吃些中药就好了。”

    很多事时间太久远了,已经记不太清了,可是还是有很多片段,如电影画面一样,深深印刻在了牛妈脑海里。

    牛妈也不记得母亲是怎么知道自己病情的了,或许她原本就知道,只是一直不愿承认。

    牛妈知道,母亲有着最原始对生的渴望:她的两个女儿都还未出嫁,她这一辈子还没享过一天福!

    可是,老天对她总是凉薄啊!她还是走了,在她即将过四十九岁生日的前一天……

    牛妈操劳了一辈子的母亲,最终化成了一抔土,葬在了老家的一棵松树下。

    牛妈原本想写写母亲,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,辛苦一辈子的母亲,顽强不认命的母亲,可最后,牛妈都放弃了。牛妈一提笔,一回忆,眼泪就要出来了!牛妈不敢想!

    有一种思念,叫泪流满面!

    有一种祝福,叫遥遥无期!

    ——愿全天下的母亲都能安好!愿全天下的儿女都能对身边的母亲说一声:我爱你,妈妈!

    遥远的祝福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609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做任务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偏好设置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到底部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