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《烈焰芳华》4-6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      第4章

      1

      “你要干什么?!”女人尖叫起来,张恒也往后跌坐,脸色煞白。
      那可是削骨切肉,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啊!
      茶几上摆放着一个漂亮的塑料花瓶,方菲手腕轻轻抖了一下,那个厚塑料花瓶从上到下,就被锋利的手术刀剖了开来。
      哗啦一声,花瓶里的鲜花和水流了一地,瓶子一分为二,大敞着口任人观看。
      “别惹我,也别惹我姐,不然,我豁出去的话……你懂什么意思。”方菲手腕一转,手术刀被她重新收回了口袋里,动作快到根本看不清。
      张恒和那个女人一起呆呆傻傻的,看着方菲和沈桦走出门离开。
      沈桦开车,半天没说话,车子开出小区后,方菲问了一句:“是不是被我吓着了?”
      沈桦呃了一声,没忍住,哈哈大笑起来:“没,挺好的,这对渣男女,就得整整他们,你要不动,我都出手了。”
      他没说话是因为方菲的脸色一直就很冷,冷到吓人,他没敢吭气。
      方菲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指头那么大的微型录音笔,沈桦瞪大了眼睛。
      “没办法,我得让我姐彻底死心,既然他肯承认这里是他和情妇一起住的地方,我就得去找些证据。”方菲把录音笔小心收好放回到包里。
      她知道,钱,百分之九十是要不到的,而她来一趟的最重要目的,是为了录音,不管是为了让方芳彻底看清张恒的真面目,还是为了收集证据,这趟,都是要来的。
      “我还得找个律师,帮我姐打离婚官司。”方菲垂眸,“我不会便宜了这对狗男女,打一顿算轻的,我要找到万全之策。”
      沈桦沉默了一会:“哎……”他笑着问,“我这里有个好律师,你要不要?”
      沈桦说的好律师,可真的是好律师,她是沈桦的姐姐——沈楠。
      三天后,方菲站在本市最大商场的五楼西区,看到装修精致大气,金光闪闪的“沈楠律师事务所”LOGO时,还是吃了一惊。
      她没想到,沈桦的姐姐,会那么有名。

      2

      沈楠是沈桦的亲姐姐,嫡嫡亲的姐姐。
      30年前,沈家是个奇葩家庭,因为沈家,女人独大。
      在没有孩子之前,沈家就是女王的天下,女王,自然是那个没心没肺,神经大条,还很二的沈家老妈——黎秋月。
      “我们家,以前是老妈第一,老爸第二,有了我姐之后,就是老姐第一,老妈第二,老爸第三。”
      那天从张恒家出来,沈桦送方菲回去的路上,不知道是不是想让方菲心情好起来,沈桦主动说起了自己的家庭。
      “那你呢?”方菲问。
      “我?”沈桦笑得很大声,“你听过那句话没有‘父母是真爱,孩子是意外’?”
      方菲没忍住笑。
      “我们家,老姐不是意外,是天降甘霖,那个意外,是我。”沈桦贫嘴。
      30年前的传统家庭,重男轻女的比较多,可沈家是反的——重女轻男。从小,老姐的需求是第一位的,她就在食物链的最顶端,秒杀一切生物。
      女儿是富养,而沈桦这个儿子,就是放养,有多远就放多远的放养。
      说起姐姐,沈桦满眼放光又满是无奈:“不过,也不能怪我爸妈啦,我姐就是那个逆天的存在,漂亮,能干,聪明,学什么都很厉害,当然,欺负我,也很厉害!”
      那天的聊天就这样嘎然而止,沈桦没接着往下说,只说了亲姐沈楠是个优等生,法律专业毕业后回到老家,没几年就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,处理离婚案很厉害。
      可是方菲站在那金光闪闪的招牌下,脑子里过滤了一遍从网上查到的关于沈楠的资料和简介。
      那不是一般厉害好不好?那是——着实厉害啊!
      律师事务所开了四年,专打离婚案,并且专打难打的离婚案,竟然从无败绩,这个沈楠,很NB啊!
      可收费据说也是杠杠的高!

      3

      方菲没想到竟然在沈楠的办公室里,先看到了沈桦。
      “我请了一个半小时的假,我怕你怕生。”沈桦一看到她,连忙站起来,呵呵呵笑着。
      一个个子高高的女子抬手就在沈桦脑袋上拍了一巴掌:“你是怕我会吃人,所以提前来送死吧。”
      这是个非常漂亮,漂亮到张扬的女人,精致的妆容下大气好看的眉眼,就算是笑,也不改艳丽。
      沈楠伸手和方菲握,笑颜如花:“沈楠,认识你很高兴!”
      姐弟长得还是非常像的,一样好看到夺目的锐气,连飞扬的气场,都一模一样。
      “方菲,市医院急诊科医生,我是为我姐姐离婚的事情来的。”方菲笑了一下,表情依旧淡淡的。
      沈楠扫了一眼泡好茶端上来的沈桦,心里嘿了一声,接着堆笑:“我知道,我听他大概说了一下情况。”
      而后开门见山,“这件事呢,最好是你姐姐,就是当事人过来和我谈,我听说她在住院是吧?或者,我亲自去一趟也是可以的。”
      方菲有点迟疑,这两天,方芳的情绪明显稳定下来了,还有几天妍妍就回来了,姐姐为了这个女儿,如今也在积极配合治疗。
      心理疏导做了两次,暂时还没看到成效,不过已经打消了她想自杀的念头。
      “方便安排吗?当事人的意见更重要,不要我们在这忙活半天,你姐突然说不离了。”沈楠手里转着笔,慢悠悠地说,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方菲。
      这女人看起来一股子性冷淡风,沈桦原来喜欢这一挂的?啧啧啧,看起来不好啃啊!
      她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递上去,方菲接过来一看,有点傻。
      纸上密密麻麻写着一些详细的需要配合调查的东西,从夫妻双方的银行账户,详细名目,到生活作息,对方有第三者的时间,地点,还有对小孩的各方面抚育细节,全都有。
      “我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,所以这上面所有的东西,你们能提供就提供,如果提供不了,我可以想办法去弄,但是……”沈楠笑眯眯,“那是收费的。”

      4

      “姐!”沈桦很不满,拖长了声音叫了一句,换回脑袋上的一个巴掌。
      方菲抿了抿嘴,清单竟然详细到很多都有括号,括号里面的解释,一条条一桩桩,整个A4纸都满了。
      她的确做不了主,里面有太多东西,都是只有姐姐才知道的。
      “我知道了,”方菲收起纸,“我这两天就和我姐好好谈谈,另外,我想问一下,如果委托您去弄这些证据,收费大概多少?”
      沈楠盯着在办公桌前眼看就要炸毛的弟弟,接着笑:“这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有时候嘛,也要看难易程度来说的,你有我微信,我们微信上聊呗。”
      “好。”方菲简单明了,毫无废话。
      沈桦心里有点郁闷,姐姐这个态度,太公事公办不给面子了,他起身想说两句,刚站起来,就突然听到报警声,是商场内部的火警铃声。
      条件反射般,沈桦一个箭步冲到门口,一把拉开大门冲了出去,方菲和沈楠愣了两秒,也跟了出去。
      这座商场在本市最豪华最中心的地段,才建成不到五年时间,西边办公区域,东边是各种商铺、超市和饭店,东西区域互通。
      方菲看到沈桦拉了一个人问了一句后,整个人就像一根离弦之箭,笔直地冲东区跑去。
      她立即跟着追了过去,动作也很快。
      穿了高跟鞋的沈楠跟不上,只能先抓着一个人问怎么了?
      “五楼那间儿童画室着火了,连着旁边的摄影工作室,都一起烧起来了。”
      我KAO,沈楠骂了一句,抬脚就往东区跑,五楼,可不就是她这一层吗。
      商场乱成一团,有人尖叫,有人乱跑,靠近东区着火点,沈桦看到火光从两间店铺蹿出来,伴着白烟弥漫。
      最危险的是,摄影店的旁边,就是一家饺子店,是餐馆,里面有煤气罐!

      5

      围观的人很多,远远围成一个大圈,并且有人越来越多的趋势,有的拿出手机拍摄,有的在打电话。
      沈桦跑出人群,直奔角落里的消防栓而去。
      这是他的习惯,无论去哪里,第一眼都会去找消防栓和安全通道,强迫症一样。
      姐姐沈楠在这栋大楼工作,他早就把周围摸得透透的了。
      方菲后一步赶到时,他已经打开消防栓,摘下水枪,取下消防水带,扣紧水闸,一路将管道铺到那个着火的店铺门口。
      这一系列动作,前后不到半分钟,他就已经全部做完。
      “都给我让开!”他吼,围观人群让出一个通道,大家热火朝天地拍摄着,方菲甚至听见有人在直播。
      火势已经变大,儿童画室里全是各种纸张和木头框架,里面还传来小孩的哭声。
      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还在里面呢!”一个女人冲了过来,就要往店铺里冲,被人拦住,她把孩子放在画室学画,自己逛街去了,刚刚才赶到。
      现场中心只有沈桦在铺水带,他身形高大,动作快速沉稳,表情肃穆,给人一种稳如山的镇定感,女人不管不顾地扑上去。
      “你救救我的孩子,我孩子还在里面,男孩,5岁。”女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。
      “走开!”沈桦大喊一声,有人过来把女人拉开,劝她不要耽搁救人。
      沈桦正要喊人去消防栓那边开水闸时,就穿过人群看见方菲已经站在了消防栓旁边,正双手握住阀门,等他的指令。
      沈桦刚刚一点头,方菲就一把拧开了阀门。
      自来水迅速冲进水带,沈桦脚步一稳,架着水枪就往画室里面直冲过去,外围的火势逐渐被熄灭。
      有人鼓掌叫好,方菲从消防栓那边过来,看到了正抱着胸在当围观群众的沈楠。
      沈楠一把拉住她,笑问:“嗳,我弟弟,帅爆了吧?”
      方菲一声不吭,站在儿童画室和摄影室门口。

      6

      沈桦端着水枪,冲进画室里间,里间还在燃烧,储物柜和旁边的桌子都是明火,屋内全是白烟,角落里有三四个小孩挤在一团哇哇哭。
      沈桦一手夹住两个往外走,在门口一丢,方菲接住,有一个孩子已经昏过去了。
      沈桦再度返回画室里间,往返两次,又救出四个孩子,方菲半跪在地上,开始一个个检查。
      儿童画室的火扑灭后,沈桦紧连着转到了摄影室,摄影工作室搞得挺复杂,竟然被老板隔成了四间屋子。
      老板在门口喊:“屋里有个还在换衣服的女孩子,她没出来!”
      顾客换衣服拍照,着火了,老板跑了?方菲抬头看了那个老板一眼,对方有些羞愧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      一直没听到女孩的呼救声,也没看见人跑出来,更衣室离画室里间最近,浓烟先过去,该不会……方菲的心提了起来。
      沈桦背对所有人,终于扑灭了两间店铺的明火,没殃及到隔壁的饺子店,“关水闸!”他冲着外面大喊一声。
      这次关水闸的是沈楠,她一溜烟跑到消防栓那边,早就在那等着呢,一听命令就麻利地把水闸关了,而后又一路小跑回到围观大军中。
      沈桦从摄影室最里面的更衣室抱出来一个年轻女孩,女孩已经昏迷,他把人交给方菲,自己开始动手收水带。
      地上的污水早就流出了店铺,满地狼藉,而今天打扮非常帅气的沈桦也变得乱七八糟,一身乌黑。
      围观群众大声叫好,称赞,掌声从刚开始的零零落落到最后的欢呼雷动响成一片。
      沈桦根本没理会那些,只快速收好水带后回到方菲身边:“怎么样?人有没有事?”
      方菲身上也不好看,一直跪在地上,牛仔裤和衣服上,还有手上都是黑灰,不过她的脸还是干净的,白白净净,就像一朵素荷。
      沈桦盯着她,眼神热烈,仿佛她是他的太阳。
      第5章

      1

      方菲连头都没抬:“还好,几个小孩都没什么事,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就行了,这个女孩吸入太多烟雾有点迷糊,要做进一步检查,但是问题应该也不大。”
      没有外伤,没有烧伤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!
      附近的消防队赶到,还有急救车,沈桦站起身迎着队伍走去,方菲也对急救车的医生们交代病情。
      大家都是同行,沈桦也是对方认识的人,七七八八和商场负责人说完所有事情后,一回头,发现方菲已经走了。
      只有姐姐沈楠还抱着胸在后面看着他,一脸促狭的笑意。
      “喜欢方菲吧?”沈楠用疑问句问出了肯定的语气。
      沈桦不说话往下看,透过商场中间巨大的圆形栏杆,他一眼就看到了楼下的方菲。
      她正顺着人流往外走,白色衬衣和蓝色牛仔裤,梳着马尾,在人群中那样冷冷清清,仿佛自带气场隔绝于人群之外。
      “看什么啊!”沈楠撇撇嘴,“刚才她过来和我说再见了,你还在和人说话,她就说她先走了,等会还要上班。嗳,问你呢,喜欢她是不是?”
      沈桦看着方菲跟着人群走出了商场,很快就消失不见,心上仿佛被一根线扯了一下,有点疼。
      “嗯。”他回答得干脆,“喜欢。”
      沈楠呀了一声,愣了几秒,突然哈哈大笑。
      她这个弟弟,自小调皮,人却忠义,还贫嘴又有趣,糙得很,好玩得很,感情上却也不开窍得很。
      自从4年前的初恋以那样的方式彻底结束后,沈桦的恋爱史一片空白,平日里,除了训练,睡觉,玩游戏,就没有其他爱好了。
      想不到,这次还真的是——动心了哦!

      2

      沈楠摩拳擦掌,她对方菲的印象也挺好,对方一看就是个靠谱踏实的女人,可就是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,或者有没有心上人。
      而且——看起来很不好追。
      “要不要姐帮你?我先跟她搞好关系,替你说说好话。”沈楠说,她摸着下巴:“消防员配医生,很搭哦。”
      沈桦沉默不语。
      “嗳,问你呢,我正好要和她姐谈离婚的事,要不帮你打听一下?”
      沈楠看起来很兴奋,一点都没有平日里沈大律师的精英风范,反而像个寻常的八卦女人,双目闪闪发光。
      “别——”沈桦拒绝得很干脆,“我喜欢我自己会追,不用你帮忙。”
      他最害怕沈楠这种直来直去有时候让人受不了的性格了,别事情还没眉目,就先给他办砸了。
      再说了,他的喜欢也才刚冒头,不想急于求成。
      兜里的手机提示音响了,要归队了,沈桦一身脏污,如果不是被沈楠拉着说话,他早走了。
      “沈桦!”沈楠在背后叫了一声:“你不能总带着过去活,当年的事,你没有做错,你不会还没走出来吧?”
      “你喜欢她,为什么不勇敢点呢?至少也要知道她对你是不是有感觉啊,对不对?”沈楠说,“也许,人家也正好喜欢你呢。”
      沈桦停了一下脚步,又接着往前走,他懂,可他害怕的也就是这个。
      喜欢就冲上去么?他已经不是17岁莽撞少年了,冲上去的结果?
      方菲那样性格的人,如果挑明了,她又不喜欢自己,应该是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吧?
      沈桦几乎是狼狈逃窜回中队的,他喜欢方菲,看见她就高兴,可是却不敢进一步,这种犹豫,让他即开心牵挂,又煎熬难耐。
      命运是双诡异的大手,随意间,拨弄蝼蚁们的人生。

      3

      第二天上午,沈桦带着全队操练,烈日炎炎下汗流浃背时,有人找。
      隔着操场,站岗的战士对着里面一声大吼:“沈队,有人找你!”
      “在咧,谁啊?进来。”隔着白花花的大太阳,沈桦眯着眼睛往外看。
      大门处走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捧着一大束鲜花,提着两个大袋子,快步走了过来。
      太阳下,女孩子的皮肤白得闪闪发光,青春洋溢,就像一幅画。
      操场旁一群正在操练的糙汉子们个个转过了头,全部被吸引了过去。
      沈桦眯着眼睛,心里琢磨这个这么漂亮的女孩是谁,而且看起来那么小,还是个学生吧?他示意身边的肖飞去接礼物。
      女孩却避开肖飞,直接走到他面前,歪头一笑:“沈队长,还记得我吧?”
      沈桦上下打量了一下,笑着摇头。
      女孩轻轻跺了一下脚:“昨天,商场着火,我在摄影室……”
      沈桦想起来了,这是昨天那个陷在摄影室更衣间的女孩子,被他救出来的那个,他当时并没有看女孩的容貌,如今这样一看,倒也是个美女。
      “想起来了。”他笑,招手把训练交给了副队高峰,自己带着女孩往会客室走:“太晒了,先进来吧。”
      他接过女孩手上的鲜花,再确认了那辆大袋子是零食,才勉为其难收下了。
      部队有规定,鲜花锦旗可以收,其它的一律不能,但是有时候群众太热情,后来就加了一条,吃的,也可以收,其它不行。
      “你怎样?身体全好了?”他记得女孩当时吸入浓烟昏迷了,后来被送去医院了。
      “好了,全好了,不然我也不会来看你不是!”女孩调皮地歪着头,笑眯眯伸出手:“我叫王雅琳,刚刚大学毕业,就在你们这附近上班。”
      沈桦感觉有点怪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这个女孩看他的眼光,有点——嗯,有点过于直勾勾了。
      他呵呵笑了一下,伸手回握:“以后出门呢,还是要多注意安全,平日里社区都会普及一些灾难自救知识,你们也要多学习一下。”

      4

      他摆出一副非常正经的样子,拿出公事公办的口吻,说着行云流水般的废话。
      王雅琳非常认真地看着他,抿着嘴点头。
      会客室的气氛有点尴尬,沈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是有一点点嘴贫,可也不是在人家直勾勾的眼神下还嘴贫,那就有点……恬不知耻,存心勾引了。
      女孩好奇怪,沈桦有点头皮发麻,暗想自己是不是想多了。
      他昨天商场救火救人的视频已经在网上传播开了,一片叫好,昨晚沈楠给他发微信,把他夸到了天上,还说一大群迷妹都对他崇拜得不得了。
      这些,沈桦从沈楠处得知,也只是一哂而已,连沈楠给的那段视频,他都没去看。
      昨天回到中队后,晚上又出了一次警,压根就没想到今天会来一个感谢者。
      “你还有事吗?”沈桦硬着头皮接着问。
      王雅琳只是大胆地看着他,目光是赤裸裸的,带着毫不掩饰爱意。
      沈桦整个人都开始不自在起来,他在会客室绕了一圈,有点手足无措。
      说真的,沈桦的恋爱经验,实在是贫瘠到可怜。
      他是大学毕业参军的,因为小时候的男儿梦想,后来非常顺利,入伍后因为他学历高,就一步步被提拔成了中队长。
      22岁大学毕业之前,他的恋爱史只有一个高中的初恋女友,结束在20岁夏天,死亡在23岁夏天,然后余下的四年,他感情生活一片空白。
      入伍开始,他每日的生活,就是出警,训练,再出警,再训练,身边全是一群大老爷们,整个消防队,连只母苍蝇都没看见一只。
      就连食堂打菜的,也清一色全是汉子,他倒想谈恋爱,却也没地谈去。
      家里的老爸老妈虽然也催,可是沈桦上头还有个年近30还没结婚的姐姐沈楠,现在,暂时也还没催到他头上。
      所以,沈桦的实际恋爱经验,类似于1,那个1还是那段结束的很不堪的初恋。
      沈桦抵抗着对面女孩的目光,干笑着把倒好的温水递了上去。
      “我没想到,消防员哥哥能有长得那么帅的!”王雅琳笑着说。“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      沈桦刚刚端起自己的杯子喝水,想隔开对面姑娘如炬的目光,这句话差点没让他把水喷出来。

      5

      “哎呀,你别夸我,你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沈桦哈哈笑,连忙摆手,脖子处已经滴下了一颗冷汗。
      王雅琳也不坐,只是直直的看着他,抿嘴笑:“我知道沈队没结婚,没女朋友,今年27岁,本市人……”
      “我呢,今年21岁,刚刚大学毕业,在小区的居委会上班,也是本市人。”女孩一个直球就飞了过来。“我挺喜欢你的,觉得你挺好!”
      沈桦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,差点没倒上来,被打的措手不及,后背上一层白毛汗。
      这昨日,才和沈楠说了自己喜欢方菲,今天就有人对自己表白,这反馈,也来的太快了吧。
      “我……不是……这……唉。”沈桦舌头打结,干脆放下杯子深吸了一口气:“小姑娘,你别这样,你考虑过未来没有?”
      王雅琳瞪大了眼睛:“我干嘛要考虑未来,我喜欢你,追你,考虑未来干嘛?”
      沈桦彻底被呛着了,脸被憋得通红,再度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      正在这时,出警铃声又再度响起,沈桦以前所未有的百米冲刺速度冲了出去,丢下一句:“小姑娘,自己回去,别多想哈。”就溜了。
      留下一个漂亮的女孩在会客室愣了半天,然后大笑起来。
      市医院,急诊科,身上的汗馊味自己都闻到了,方菲却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,她紧急处理着手下的工作,一点都不敢松懈。
      十分钟前,一辆车突然失控冲进了急诊室,落地玻璃窗全部碎成渣,车头直冲到另一头的墙边才停止。
      驾驶室里的司机被变形的车头死死卡住早就昏迷过去,包括副驾驶的一个女人,也被卡在了座位里面,两人都动弹不得。
      正好中午轮值,一半的医生护士去吃饭了,不然光医院就会受伤惨重。
      方菲如今正在给伤势最严重的司机做急救,这还是她第一次碰上自己送上门,直接撞医院的,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    6

      惊魂未定的医生护士们赶忙投入了救人当中,车子是从急诊室的落地玻璃外的停车场直接冲进来的,受伤的人,有两个在职医生和一个护士,还有另外几个正在打点滴的患者。
      但是伤的最严重的,还是小车里的两个人,都是一头一脸的血,被卡住昏迷动不了。
      消防队很快就赶到了,车前头已经完全变形凹了进去,位置狭小,方菲正半截身子从车窗探进去,整个人头朝下,姿势极度别扭。
      她刚刚给司机打上点滴,如今正在艰难的给他止血。
      “要把车门给锯开,方菲,你能先出来吗?”沈桦的声音在后面响起,方菲从破碎的车窗伸入半扭着的样子,让他心里一跳,心脏差点从嘴里蹦了出来。
      他第一眼看去,还以为她出事了呢,还好,还好。
      松了口气的同时,心里泛起一点点甜,就像包裹着的红豆沙,露出了那一点点绵软的芯。
      沈桦把方菲小心翼翼从车窗口拉出来,车窗破碎的玻璃已经划伤了方菲的腰侧,血隐隐渗了出来,沈桦抿了抿唇,吩咐人马上开始锯车门。
      “小心他的腿部大动脉,别弄伤了。”方菲再三叮咛,直起身子头晕没站稳,就要往后倒,被沈桦搂住。
      “嘶……”方菲这才注意到自己白大褂的腰侧部位被划破,皱起了眉,抬头看了一眼,在场护士和医生全在忙,她扶着腰往一边去,走到了一个屏风背后的角落里。
      掀开衣服,后腰部位有大概四五厘米的划伤,这个位置,自己还不好上药,方菲吐了口气,有点无奈。
      屏风后沈桦转了进来,方菲来不及遮挡,他就直接蹲了下来,手直接贴上了她伤口附近的肌肤。
      方菲挺直了脊梁,莫名其妙开始紧张起来。
      第6章

      1

      身后的沈桦好像笑了一下,热热的呼吸打在方菲的后腰处,轻轻的有点痒,更麻。
      方菲咬着唇,不吭气,往后递酒精和纱布:“快点,我还要去救人呢。”
      沈桦回答:“我看见你们医院手头有空的医生都过来了,现场应该不缺医生。”
      说话时的呼吸更热地扑在后腰上,方菲整个人都紧了一下,明智地不再挑起话题,只是沉默。
      肌肤细腻白皙,腰肢柔软而纤细,触感——很好,沈桦有点晕,也不再说话。
      密密的汗顺着脊梁骨的凹槽滑落下来,方菲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块湿抹布,全身都在冒汗。
      伤口处理得很快,围绷带时,方菲想自己来,沈桦不吭气地直接绕过她的腰给她缠,她也没坚持,只是不做声。
      头尾不过一两分钟,沈桦站起身时,方菲看见他也是一头汗。
      她不喜欢这种暧昧的气氛,好像整个急诊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一样,她抬脚往外走,有些仓促。
      才跨了一步,又好像意识到什么,低头看去,脚板心竟然全是血。
      飞溅的玻璃四处撒落,这个角落的地上全是碎玻璃渣,而她穿的是特薄的软底布鞋,方便跑动的鞋子,早就被划破了,而她却毫无知觉。
      心里刚叹了半口气,人就被抱了起来,沈桦一个转身,把她重新放到角落的凳子上,蹲下来就给她脱鞋。
      “别!我自己来就可以了。”方菲失声,攥住沈桦的肩膀,是推拒的姿势。
      沈桦抬头看着她,两人都不说话,沈桦眼神深沉,全无平日半分笑意,里面的东西让方菲心惊肉跳,她好像明白了什么,一直平静的脸上,出现了讶异。
      “沈队!”外面有人叫,沈桦立即起身,转身走了出去,动作快速,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方菲的错觉。

      2

      事故调查清楚了,小车司机失误,把刹车当油门,还是一脚狠狠的油门,造成了两重伤,五轻伤的悲惨结局。
      发生在市医院的这场车祸乌龙,让医院的人开了好多天玩笑,大家都说这是天降灾祸,好好工作都会有个车子冲进来撞你。
      沈楠很热情,主动和方菲联系,当然,只是询问了一遍方芳离婚的事情,问需不需要帮忙。
      方菲还没来得及和姐姐说,因为她女儿张妍回来了,姐姐这两天很忙。
      方菲一直在外地读书求职,刚回到老家不到两个月,和张妍并不亲,换句话说,这孩子性格叛逆,和谁都不亲。
      夏令营回到家,张妍才知道家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老爸竟然有了外/遇,老妈竟然自杀住院,家里竟然被烧了,而且……老爸和老妈竟然要离婚!
      才14岁的孩子理解不了,这天晚上,方菲刚下班,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,说外甥女失踪了。
      “我就是……就是在吃晚饭的时候提了一句,说你爸那样我要和他离婚,妍妍就跑了,她根本不听我说完。”方芳六神无主,在电话里对着妹妹哭。
      15年的婚姻牢笼,把姐姐变成一个只会碎嘴的家庭主妇,读书时的精明强干早就灰飞烟灭。
      方菲下班回到家,正在为吃面条还是喝粥犹豫,闻讯连忙换鞋往外跑。
      姐姐说的“提了一句”那必定不止一句的,实际上可能十句,更可能一百句。
      方菲有些无奈,她反复叮咛这件事要慢慢说,14岁的孩子,已经进入青春期了,都叛逆,加上平日里的溺爱,根本无法无天。
      跑了?能去哪里呢?她一边听姐姐在电话里叨叨,一边骑着电动车往姐姐家里走。
      她刚刚回到这座城市,花光了所有积蓄买了一个小两居,方芳出院后却不愿意和妹妹一起住,搬去了另一套房子里,说是:
      “你姐夫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让他好过,这几年我们买了两套房子,另一套我去住,否则天知道那套房子他会不会耍花招弄没了,我人在里边儿住着,才放心。”

      3

      方芳并没有走出来,还在恨张恒恨到咬牙切齿的阶段,只是不会寻死了。方菲也就依了她,让她搬去另一套房子里。
      月桂园的房子,物业刚刚弄好被烧坏了的地面,还有墙面还没翻新,要过段时间才能搬回去。
      这几天闷热,连晚上的风都是有温度的,吹在身上不但没有凉爽,反而一身潮汗。
      还没到姐姐家,就又接到电话,这回是派出所打过来的,张妍惹祸了。
      晚饭时,方芳唠叨,张妍负气跑了出去,因为才14岁,网吧不让进,孩子就闹了起来,网吧驱赶她时,张妍竟然把人家门口的冰柜给砸了。
      网吧报案,派出所把张妍带回去,张妍不敢给妈妈打电话,就打到了小姨这里。
      方菲掉头,骑着小电驴往派出所赶,一头一脸一身的汗,心里烦躁到想骂人。
      在派出所门口,她特地歇了两分钟,平缓了情绪后,才走进去。
      张妍耷拉着头坐在里面,一见小姨过来,立即起身谄媚地笑:“小姨!”
      小姑娘长得像父亲,年轻时的张恒也算是清秀帅哥一枚,不然也不会轻易把方芳迷得神魂颠倒非他不嫁。张妍的眉眼活脱脱是张恒的翻版,都带着弯,笑起来带勾。
      多年来方芳无限制的溺爱,使得张妍早就性格娇纵到谁的话都不听。
      不过这次不给她妈打电话,而是给方菲打,是不是也是算有点知道轻重了呢?知道妈妈刚出院,不能再受刺激了?
      想到这,方菲勉强压制住内心的火气,嗯了一声,转身面向正在做笔录的民警。
      事情简单明了,张妍砸了人家网吧的冰柜后被当场捉住,证据确凿,人证物证都在,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。
      “我就生气砸了一下,谁知道他们的东西那么不好使?肯定是本来质量就有问题,这不赖我!”张妍瘪嘴,就要哭。
      旁边网吧的人急了:“还一下,你抄起板凳砸了好几下,都有监控的,小姑娘家家,这么小,就会撒谎了!”
      “我没撒谎,就是你们东西质量不过关!”张妍犟着脖子,回嘴得很大声,连眼泪都忘了掉。

      4

      民警是个小民警,年轻稚嫩,左右劝着,却左右没人理他,办公室里吵成一锅粥。
      “都给我闭嘴!”方菲皱眉打断,“张妍,你信不信我现在扭头就走,不再管你了!”
      张妍瞪着网吧的人哼了一大声,算是闭嘴了,表情却是不服的。
      民警例行公事问方菲的身份,问了两句后直接就说:“责任清晰,网吧这边呢,也提供了冰柜发票和要求赔偿的金额,一共是8000块……”
      张妍又要跳起来,方菲眼神一横,她悻悻然又闭了嘴。
      “本来孩子才14岁,我们是以教育为主,不主张罚款的,可是你家孩子,有点……”小民警苦笑,“这才刚进来没多久呢,你看看我们这儿被她闹得……”
      方菲看了一眼四周,不禁汗下,办公室里好几张办公桌上都是一片狼藉,水杯被摔到了地上,都是张妍的杰作。
      姐姐平日里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啊?怎么教出这么个小霸王和小无赖?方菲无语。
      “所以呢,我们还是要罚款两千以示警戒,一共一万,你现在交了钱,就可以把人带走了。”小民警结案陈词。
      方菲和小民警大眼瞪小眼好几秒:“我没钱。”她淡淡地说,平静到像是在说天气如何一样。
      张妍脸色一急,先于小民警喊了出来:“小姨,你帮帮我吧,你怎么可能一万块都没有?”
      方菲沉默了几秒:“我的确没钱,不然你给你爸打电话好了。”
      张妍哭喊了起来:“我爸?我爸现在哪里还管我,我妈这一闹,我爸就彻底不管我了,他现在都在那个狐狸精那里,我回来都三天了也没见着他的人影啊!”
      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:“再说了,给我爸打电话,我爸肯定会打电话给我妈的,小姨你不是才说我妈心理有问题嘛,这事让她知道可不就坏了……”
      室内静悄悄的,小民警和网吧的人都看着方菲,另外两个值班民警也伸着脖子往这边看,屋里只有张妍的哭声,震耳欲聋。
      方菲垂在身侧的手指弯曲又伸直,再弯曲再伸直,重复好几次后,拿起手机走了出去。

      5

      等了不过半小时,沈桦就赶到派出所,送来了钱。
      领了人出来,张妍很快恢复了活力,放肆地把手搭在方菲肩膀上,上下看着沈桦:“小姨,这是你男朋友吗?挺帅的啊!”
      方菲把她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甩下,转身正视张妍,表情严肃冷漠。
      张妍往后缩了一下脖子,又挺了一下,小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啦,小姨。”
      方菲不想发火,她想给张妍留点面子,青春期的孩子也算是半个大人了,忍了忍:“你马上回家,你妈把我的电话都要打爆了。”
      张妍脖子一梗:“我不回去,我妈有病。”
      方菲气冲上头,就想一个耳光扇过去,张妍接着说:“我妈真有病,一点事从早到晚嘀嘀咕咕没完没了地说,原来就啰嗦,现在更不得了,我都要疯了!”
      她讨好着去拉方菲的手:“小姨小姨,我去和你住吧好不好?我想要清静,放暑假,我作业还没做完呢,就被我妈吵得连书都看不下去。”
      方菲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你想都别想!”
      “那我就不回去!”张妍囔囔,“你不让我去你那住,那我还会跑,我可受不了我妈那个啰嗦劲,你不让我住,除非……”小姑娘眼珠子一转,哈哈笑,“你和这个帅男友同居了。”
      方菲情不自禁偏头去看沈桦,他正站在自己身后,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一片阴影,看不清表情,好像也挺平静的。
      她转回头,神色冷然:“张妍,你到底长没长心?这个时候,你妈的心已经在流血了,你还要往她心上捅刀子吗?”
      张妍急了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:“你为什么不问我妈天天都说些什么呢?总说为我付出了多少?忍耐了多少?总是我爸怎么不是人,怎么辜负了她,她如何伟大……”
      小姑娘带着哭腔,她受够了,老妈之前不知道老爸有外遇的时候,就从早说到晚,现在更甚,她早就要崩溃了。
      如今不过去了一趟夏令营回来,好嘛,一切都变了,变得更坏了。
      动不动哭天抹泪,歇斯底里的,看什么都不顺眼,见什么都发火,她爸是混蛋,已经不落家了,可她还在家啊,这天天受着,可不要疯了嘛!

      6

      方菲闭了闭眼睛,只觉得满心疲惫,却无可奈何。
      方芳的心理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如今又正在敏感期,她也不敢太刺激姐姐。
      “那你住校啊!”身边的沈桦慢悠悠接了一句,“你要是觉得你妈烦,还有一个星期内就开学了,你是在三中吧,三中有住校的名额,你可以住校,就知道自己住是什么滋味了。”
      方菲转头看过去,沈桦继续沉着声说:“你怎么知道她在三中?”她问。
      沈桦耸耸肩:“月桂园小区附近就一个三中,既然有新房子却一直没搬过去,肯定是为了孩子读书嘛,那就是三中没跑了。”
      “哇!小姨父好聪明哦!”张妍很快就破涕为笑,蹦过去拍拍沈桦的肩膀,小姑娘倒是自来熟。
      一声“小姨夫”让方菲尴尬至极。
      她扶额:“你今晚先回去,你这一闹,你妈这两天肯定不敢说你什么,她也怕刺激你。至于住校的事,我需要跟你妈商量才能决定。”
      “好!”张妍很快而且很干脆地答应了,笑嘻嘻的,还不要方菲送自己,说不耽误她约会。
      这边离姐姐家不远,方菲也就没坚持送,只是看着外甥女离开,感觉比做了一场大手术还累。
      张妍带走了一丝生气,方菲和沈桦都沉默了下来。
      “谢谢你!那个钱,我下个月才能还你。”方菲抬眸看着沈桦,态度非常真诚。
      沈桦摇摇头:“不是那个,方菲,是不是如果没有今天这个事,你就不会再和我联系了?”
      上次见面过去快一周,刚开始沈桦忍了两天,还是没忍住在微信上联系了方菲,得到的回应却都是冷冷淡淡的。
      哪怕就是平日里的问候,方菲也是好几条才回复一条。
      沈桦这几天,早就被那只坏脾气的猫挠得心急如焚,满嘴冒泡,都快自燃了。
      他知道方菲看出了什么,可她的态度好像说明了一切,就是她不喜欢自己,不想回应,不愿回应。
      方菲愣了一下,派出所外面的街灯打在她脸上,清清楚楚照见了那抹黯然神伤。
      沈桦的心突然痛了起来,他自嘲笑了一下,看来,还真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呢!
      “沈队!”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,悦耳动听,树的阴影下走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。
      她笑看着沈桦:“沈队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    第4-6章,完

      来自微信公众号:贰瓶子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