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鲸落1 丨她的竹马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
      心儿说:

      心姐回来了回来了,她带着新的男人回来了。他的名字有点拗口,而且在文里我会常常用英文名字来叫他,平时大家可以随便叫他鱼哥或者🐟。为什么这么叫,后面看到他大名就懂鸟。


      心姐还是一如既往地忙啊,为了生活也为了生计看书奔波。我娃应该是这周要正式去参加小学面试,我尽量保持日更,只是内容会少一点,有时间多更一点,没时间少更一点,大家就体谅体谅吧。


      我在心里打了腹稿,还是有信心将这个故事写得很好看,让鱼哥很迷人的,请大家鼓励支持心姐的新作哦…要积极互动,踊跃留言,才看得到我的下次推送,所以……要记住哦。


      01

      那是一个黄昏,冯杏当天去打水了。提着暖瓶回寝室的路上,学校开水房在食堂旁边,地势在依山傍水的校园的最低处,要上很多级台阶才能回宿舍。


      她快上完最后一叠台阶时,看到一个男人在台阶最上边。那个男人明显不是学生,穿着西装,年龄大概四十开外了,留着这个年代罕见的中分头,法令纹长得有点怪,下面的嘴唇有点撅着。


      结合起来看像做过手术但恢复不是很好的兔唇,但是眼神很专注,让人想起一个成语,谨小慎微。


      他看着冯杏,对她略一点头:你是冯杏吗?


      是的。"冯杏竟然有点紧张,没在校园里见过这样的男人,她觉得她的气势有点像个保镖。脑子里开始疯狂开启小剧场模式,觉得自己被全球犯罪组织瞄上,马上要绑架她,再开始一起疯狂营救……


      随后她有点哑然失笑,她一个没钱没势没本事的女学生,绑架她的点在哪里


      所以人平时没事不要看那么多无脑小说。


      好在那个男人没发现她的异样,又对她微微笑了一下,继续补充:打你电话没接,你同学说让在这等你。他在西装口袋里面掏了掏,拿出一张折叠成小四方的纸,再一板一眼地摊开,对着冯杏说:这是你贴的吧。


      那是一张普通的家教纸,上面就写着,家教,40/小时。后面是是冯杏的电话和名字,冯杏刚准备点头,心里大声说了一句慢着!


      她突然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,没来由就跑了起来。


      他是城管!


      来抓学生牛皮癣治理活动……她一边跑一边给自己点赞,心想幸好宝宝机智,宝宝跑得真快。但还没想完,那个男人竟头发都纹丝不动地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
      还是那副阴仄仄的表情,没有音调的声音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我只是想请你做家教。


      02       


      冯杏也无语,提着暖瓶继续问他:那为什么不打电话啊?


      打了呀,你同学接的,说你去打水了。


      冯杏这才想起来,电话在宿舍充电么。她昂起头,自以为眼神很犀利地看着那个男人,与他对视三秒钟,然后问他:真的是请我做家教的?


      那个男人笑了一下,好像是不请你做家教你还能做什么呢。


      冯杏没理由有点心虚,她当时状况有点穷,才会到处去贴牛皮癣,的确渴望一份兼职收入。


      又听到那个男人一边走一边继续问她:你能教英语吗?


      冯杏自己还在备考四级呢,心里没底,但是如果能赚钱,人是可以不要脸的。


      她想也没想,就回答:能,我英语挺好的。


      她以为那个男人会继续问她,譬如高考英语多少分,有没有过四级或者六级。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帮她接过暖瓶,再走了一阵,又对她说:你要不要去宿舍把手机拿下来。

      冯杏这才想起来,竟露出虎牙甜甜地对他一笑:是哦,那好,你把暖瓶给我,就在这里等我。


      等冯杏再从宿舍下来,拿了手机,提了一个小包,还换了一件有坎肩的小西装。她觉得这样看起来才像个老师,然后对男人笑了笑,男人还是面无表情。

      他们走到了校园马路边的一个树荫下,男人开了一辆车的车门。

      那是辆高级车,虽然冯杏不懂车,但看到那车的排气管都比一般车大,车也比其他车长。她突然犹豫了一下,看了看刚刚和她说话的中年人,再问他:叔叔,您家住哪儿呢?您孩子多大了?


      03

      那个男人懵懵地回过头看了一下她,没回答,只是打开了车门。


      冯杏还在想,不告诉我去哪儿不能上车,我一定要发个信息告诉我同学,我是去了哪儿。很多有钱人听说更变态,会先奸后杀什么的……要不现在去偷拍个车牌号,发给同学???


      她一直在想如何尴尬又礼貌地去拍车牌号,幻想各种自己的被迫害小剧场,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男中音说上来吧。


      冯杏当时几乎吓得筛糠似的哆嗦,她没有想到后面坐了人,而且那男声很磁性,但特别低沉,更符合她脑海中的绑匪声音,她接着看到了车窗上的一只手。


      男人的手,但是很白,好看,修长关节又很小,似是漫不经心的搭在车窗上,但感觉很优雅。冯杏当时并没有谈过恋爱,但是脑细胞却多得泛滥,一天到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她脑子里的小剧场迅速换了频道,变成了金主爸爸包养女大学生的援交不靠谱日剧,但是看到那只手又在心里毫无廉耻心的想,我可以!


      这世道搵食艰难,媒体又不善意,天天渲染渣男,让小女孩们的爱情幻想都灰色又悲观,似乎十男九渣。

      冯杏有点难为情,又有几分期待的上了车。


      刚上车,车子就发动了,她一直不敢看旁边的人,只看到车窗旁绿化带的树飞快地往后走去。


      手的主人没有说话,坐在她旁边,却给她足够的压迫感一般。他好像坐得很随意,是个腿很长的人,刚刚找她的师傅坐在前排。不说一句话,似乎很怕他。


      冯杏突然很害怕很害怕,想喊停车,这个兼职她不做了,毕竟还是小命要紧。

      她刚这么想,那人似乎识破她想法一般,竟轻轻地笑了一声。

      你不认识我了?

      她惊讶地转过头并抬起头,看到一张很好看又熟悉的脸,特别是眼神里的那滴露……冯杏笑了起来,有点不好意思,又生疏的脱口而出:哥哥呀……”


      嗯,是我。被她叫做哥哥的人也笑了起来,突然伸手过来摸摸她的头说:你还是不认识我了吧?都不知道我叫什么?


      冯杏别扭了一下,还是说:知道。她突然低下头笑了一声,那人也不强迫她,两人都笑了起来。

      过了一阵,冯杏才说,我们同学都叫你鱼欧巴。


      他有点开心,又有点嘚瑟地对她说:你们同学都认识我吗?


      04  


      车子开得飞快,开进了一片像是欧洲中世纪古堡的别墅区。冯杏偷偷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心想他现在可真有钱啊。她偷偷想去瞄他的手,不知道上学时候那个蜘蛛的纹身还在不在,刚刚他把手探出窗外的时候,怎么没注意呢?


      他突然转过身笑了一下,对冯杏说:你在找什么?


      冯杏也笑了笑,实话实说:你以前是不是在手上有个红蜘蛛的纹身?


      有啊。他本来穿着一件白色衬衣,马上把手腕上的扣子解开,拿起她的手腕递给她看。冯杏低下头偷偷笑了一下,心想又不是自己手上有纹身,干嘛拿她手腕啊。


      你笑什么?那丝笑也被他捕捉到,问她。


      其实现在有点尴尬的关系,好像很熟,又不太熟,两人间似乎弥漫着一层薄薄的迷雾。但是冯杏一本正经地抬起头问他:都说你现在赚了很多钱啊?我同学也认识你,还很喜欢你呢。

      他有点小孩子气地问她:是吗?随即又还是一闪而过的沮丧,调整了一下坐姿,然后对前面那个开车的严谨男人说:我和她在这里下车吧。


      他下了车,冯杏以为他会过来帮自己开车门,像电影里那样有绅士风度,但是他并没有。他刚打开车门走到路边,就点了一支烟,似乎又是烟瘾发作了才要下车。他好像有很多很多心事,深呼吸一下,再有点叹气一般地,叹出烟圈。


      其实他从小就是这样,给人感觉都是不亲近的,但又有点心疼他的。


      冯杏有点小尴尬地开自己这边车门,她坐在左边,刚刚打开下车,就看到他过来直接搂住她,把她带到路边。旁边一辆小车几乎贴着他们呼啸而过,冯杏发现自己还被他搂着,甚至感觉得到他的心跳,竟有一点悄悄的脸红。

      但是说出口的,却是抬起头问他:你的粉丝们不知道你抽烟吧?


      他笑起来,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,冯杏悄悄地看着他的脸,竟不自觉有点脸红。直到听到他老先生一般问冯杏:你成绩怎么样?


      哎呀。冯杏扶额,心想他怎么会问这个,也太不搭了。他又笑起来,对她说:你能教我英语吧?

      他最近还是有点红吧,参加了一个走秀节目,得了名次。虽然粉丝们津津乐道的,是他与冠军之间的基友情B站上很多人还混剪了他们的视频,还有很多人在老福特网站上写文,捕捉他们举手投足间的细微末节,以此分析他们真的有情,是真爱冯杏都有去偷偷地看过,别人写得情深义重,她觉得挺好笑的,虽然分析得在理,但她知道他不可能是。


      因为他们都没见过他冷酷无情毫无愧意的模样。


      她很小就认识他,算是她的青梅竹马的哥哥,那时候他不叫Laborc


      他叫周临渊。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      转自微信公众号:本儿心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