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鲸落2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      01

      Laborc带着冯杏在那古堡般的别墅区葱郁的树下走了一会,一路几乎一言不发,但是看到冯杏的时候,就会笑吟吟的,眼似上弦月,其中的露水似要溢出来。当走到其中一幢古堡一般的别墅边,他按了几下密码,推开了一扇门。


      那刻间冯杏的确有一种公主般的感觉,Laborc也足够像王子。


      夕阳的余晖下,他的确也被照耀得金碧辉煌,更有雕塑感。


      但是冯杏却突然有点烦,她低头看到自己穿了一双有点脱胶的鞋,立即感觉是卖火柴的小女孩,火柴燃尽了,她回到了人间。

      好在Laborc没有注意这些细节,他招呼她进屋,就让她坐着看电视。他进屋就说要去洗澡换衣服,然后上了二楼,也没有见他下来。冯杏第一次来这次“贵人区”,也没敢多打量他家。


      她与Laborc应该有六年没有见过面了,再见面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情景。


      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她还未满13岁。当时她家道没有中落,家境在小镇里还算不错的,爸爸是当地一所农村中学的校长,校园极大,是一个非常非常大有山有几座水塘的院子,在远郊,买东西极其不方便,教师们都种菜喂鸡来自给自足,很多语文老师自诩为陶渊明式的桃源隐居生活。


      Laborc是个从城市来的男孩,算是闯入者更是入侵者。当时院子里的小女孩都去看过他,因为他的出身,更听闻他是出了名的好看。


      02

      Laborc是种灵芝的老校长周校长的外孙,但是并不知道他父亲是谁,更令他身世有神秘感。


      加之他长得有点异域的味道,轮廓比一般的东亚人要深,正面看是浓眉大眼可以随时入党的长相,但侧面又如同希腊雕像一般精致,笑起来又奶奶的,但他眼神里…好像总有一滴露。


      周老校长本来是生物教师,退休以后迷上了种灵芝,他们的校园有的是山,山里有不少无人问津的山洞。

      周校长在里面种了很多灵芝,有老师戏称他是山顶洞人,大概是不想出来,也不想面对昔日旧同事。

      周校长一生要强,年轻时候一心扑在事业上,妻子贤惠温柔,女儿周黎让也长得异常漂亮,但是玫瑰总会招蜂引蝶,有很出名的学生高三对周黎让穷追不舍,是当年著名的爱情故事,开端都是才子配佳人。


      对方据说是很有前途的优等生,但是后来男生考上了大学,周黎让没有。


      再后来周黎让怀孕了,有人说那个优等生是爸爸,也有人说爸爸另有其人。


      反正爱情从那天起,应该死了吧。后来周黎让大着肚子结了婚,生了Laborc。但是听说婚姻成了悲剧,很多人说她丈夫打她。

      女人婚姻不幸在小地方总是个悲哀的事情,容易被人群嘲。连带着她父亲似乎都抬不起头来,桃李满天下的成果与荣耀也敌不过女儿不幸福的灰暗,所以一向英姿焕发的周校长年老后只在山洞种灵芝。

      而Laborc被送回学校的时候,是因为听说周黎让离婚又结婚了,这一次对方是个富商。


      当然那些一直以为窥探周黎让婚姻的人还是可以嚼舌头的,先说肯定是嫁给了老头,后来有人说见过周黎让的再婚对象,说并不老,看起来还挺不错挺儒雅的,又有人说肯定是有问题,即使是什么问题说不上来。


      当Laborc回来,那些自己活得不够好的尖酸刻薄的女人们更是觉得臆想落了石锤,都说:“看吧,对方对周黎让不好吧,女人再婚肯定嫁不好的,这不就嫌弃她的拖油瓶!”

      她们兴高采烈奔走相告,很多人也偷偷去看被遣送回老家的“拖油瓶”,Laborc走在路上也有人指指点点。

      冯杏第一次看到他就是看到他背着一个双肩带轮子的书包,走在她的前面。他比一般的乡镇少年要高,腰杆挺直,当时就鹤立鸡群,他可能不太见过那种小笼包子一般的矮矮的又秀美的群山,竟然在放学的夕阳下欣赏景色,还挺有闲情逸致的,抬起头看山。


      冯杏想,他好像毫不自卑。


      他看山,她看他。她在不远处,看他的那张精致得如同像混血的脸,他当时大概也就十四五岁,竟然有一些沧桑。很阳刚的气质,但有眼睛里有滴露让人觉得秀气又含情脉脉,如松一般挺拔站着远眺,有一种遗世又独立的尊贵感。

      冯杏那时候才知道男孩子可以有多好看。但是她算是不认识他,小时候她总觉得父母没有引荐过让她叫人的人,都不认识,所以他即使主动向她示好,她也是假装没有看到…

      冯杏正沉浸在少时回忆中,才看到Laborc已换了衣服从楼梯下来,他好像穿了一件要去打网球的T恤一般,戴了一副框架眼镜,还拿了一本英语书,像是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精致而矫情,复习时候还要穿相应的服装。


      他看到冯杏笑了笑:“你喝可乐吗?”

      “好。”冯杏确实渴着了。他去冰箱里拿了一瓶玻璃瓶的可乐,给她打开瓶盖放好吸管。她等他递过来,他却不,偏要他手拿着示意她低下头喝,尽管有点不好意思,但着实渴了,冯杏好像是被投喂的羊咪咪,弯腰豪饮了大半瓶。

      Laborc笑了起来,顺口问道:“好久不见你了,你父母还好吗?”

      冯杏终于不耐烦他老是顽皮地将可乐瓶越放越低,一把夺过,这次在自己手上,终于小口啜饮,随后抬起头,似乎很平静,也不哀伤地说:“我爸爸去世两年多了,肠癌。”

      Laborc才露出一丝悲哀震惊又不可思议的表情,又听到女孩继续平静地告诉他:“在那之前我妈妈就和他离婚了,她现在还生了一个弟弟。”

      03


      Laborc听到这句话,猛然抬起头,怔怔地看了冯杏一下。


      他那瞬间想起很多,如灰色不开心的少年时光,他目光悲天又悯人,如同有了裂纹的玉上折射的光,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将可乐瓶轻轻放到茶几上,又叹口气似的,对冯杏平静地说:“我们开始上课吧。”


      冯杏马上开始有点拘谨,但又专业而敏锐地翻了翻他拿来的那本英语书。看了一下,其实主要是一些日常的英语对话,并没有太多难度。她一直悬着怕自己不称职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开始与他看着书一起学习。


      与其说是她教他英语,不如说是她当他陪练。其实Laborc英语还不错,尤其是说与听都还可以,但阅读理解不是特别好。

      可能他有很多出国机会吧。但他有时候说得很快,冯杏还要停顿一下,才反应过来,继续与他说,那个时候他就会露出一些调皮的表情,好像是在说“小老师,你不行喔…”


      但又会耐心地等她,并给她足够的自尊。


      大概练习了一个多小时,他突然想起来,又问她:“你是不是没有吃晚饭?”


      冯杏被他一提,确实饥肠辘辘了,还没回答肚子就叫了一声,相当于替她回答了。


      她问他:“你呢?”


      他笑了笑,说:“平时我过五不食。就是过了下午五点就不吃东西了。”


      冯杏想起说艺人的身材管理,都是很可怕的,之前也看到他家北面阳台上摆放着不少健身器材。


      她想了想,却话到嘴边成了另外一句:“你怎么会想去当一个明星啊?”


      Laborc笑起来,走到大大的落地窗边,在一架钢琴边上坐下,随手弹了几句很好听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旋律的歌,停下来问她:“其实我是想做音乐的,比如当一个音乐制作人。譬如说音乐方面的幕后工作…”


      他回答得很坦诚,冯杏想起她看过的他去参加选秀的时候,是唱过一些自己写的歌。但是选秀过后波澜不惊,倒是不久后作为演员在某部电影里露了一把脸,而且电影男主角是选秀的冠军。


      那部电影很失败,男女主本来就极其没有CP感,宣传时候两人更是尽显疲惫,看起来心不在焉,应该合作时并不愉快,更没有所谓火花。倒是男主与Laborc,或许因为同是选秀时期的“好基友”,男主似乎会常常逗略沉闷的Laborc开心,似乎很在乎他的感受,更莫名其妙地被腐女们想象出有了一种奇怪的相配感,而且“基情当道”的舆论,卖腐真是很容易红。


      Laborc并不知道冯杏了解他多少,只是又看着她问:“那你觉得我应该当什么?”


      冯杏笑了笑,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黑社会老大。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他脸,那脸真是上帝的杰作,五官皮肤与他眼神气质浑然天成,唯一的瑕疵是额头上一道不平的疤痕。


      果然那伤口成年后依旧清晰可见,缝了几针来着?反正出血很多,他血流满面的样子把当时的她吓坏了。


      Laborc无语,“那打非除恶应该把我干掉了。”


      他过一阵又对着她说出一堆英文,好像回到家教模式,她也对他说英文。


      都公事公办,但又到她需要缓缓理解他说的时刻,他突然看着她说:“不是吧,我以前在你心目中就这印象???”


      冯杏无辜摊手表情包宝宝似的,“怪我咯”。


      两人都笑了起来,明明眼神都在忆往昔并有彼此,尽管回忆兴许不同频。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(未完待续)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