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鲸落4丨这样表白也可以吗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      01   

      Laborc当天其实打扮和个普通游客差不多,低着头签名的时候表情平和,但被马俊的闪光灯闪到,他抬起头。


      他恼怒了一般,把签名本递给他旁边那小花,示意让她继续签,自己径直对马俊走过来,马俊被这个刚刚还在很谦和地与粉丝们签名的男爱豆吓了一跳,看到Laborc很张扬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抓住了冯杏的手…

      很多人都以为Laborc是怒了,责怪这个老外与同伴不该这样肆意拍他,很多正在拍Laborc与小花的游客都偷偷地隐蔽了一下手机,毕竟看到Laborc抓着那个老外旁边骑自行车的女生,把她连人带车拽到城墙上的一棵大树底下。

      Laborc与她面对面,似乎在很生气地教育她。当然也有人没节操地想,如果是被Laborc这样面对面的教训,我可以!

      而那面Laborc确实在指责冯杏,“你怎么回事?”


      冯杏一惊,不知道这个怎么回事什么意思,是说她怎么和几个老外在一起刚还和那个男老外交头接耳呢,又马上觉得自己脑补太多。他自己还和一个小花来游古镇呢。


      …她缄默着不出声,又听到他继续说:“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你不是我的英语家教吗?”


      冯杏说:“我不知道你电话啊。”


      Laborc想了想,好像上次是没有给她电话。他看了看冯杏,突然变得有点忧郁。其实Laborc的长相还是属于挺MAN并英气的那一派,但为什么会被人往“弱娇受”上靠,应该是他的眼神。


      Laborc眼睛挺圆的,而且黑,容易显得无辜甚至是无助。不经意看的时候觉得还是忧郁的有心事,有点令人心疼。

      但冯杏当时不心疼他,她并不高兴,心想他可真是说一出就是一出,这脸上几朵小白云小黑云飘来飘去,想晴就晴想阴就阴似的,凭什么呢。


      她努努嘴,Laborc没听清说了句什么,不耐烦地说:“大声点。”


      “你上次的钱还没给我呢。”冯杏也够虎,索性大声说出来。

      Laborc被她彻底气笑了:“我可服了你了,你是怕我会赖你的账吗?”

      Laborc在包里掏了掏,冯杏还以为真拿现金,飞速计算着当天大概练了几个小时,一边伸着手,但感觉有点不对劲。又忍不住问他:“这是什么?

      Laborc看着她一本正经又蠢得令人发指的样子,“哥哥的演唱会门票啊。”

      “你开演唱会啦?”她还不太高兴,心想这是以物抵债?

      Laborc一点也不知道冯杏的心路历程和心理阴影面积,还假装自谦实际上自大地说:“其实就是个粉丝见面会,但是干见面很尬。所以我就唱几首歌而已了。

      “哦。但是我又不是你粉丝。”冯杏心想,都说娱乐业这两年都不好过,不是说那华谊老板都在卖画卖房了,还真是……

      “那你喜欢谁?”Laborc认真地看着她,挺感兴趣地问她。

      冯杏想了想,竟想说另外一个流量明星,她的确觉得那人长得挺不错的,虽然与Laborc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帅。她已经露出嘴型,Laborc似乎不想听到,要在她手上扯回她心不甘情不愿收下的门票,但触到她手的时候,突然停止了,他竟缩回,然后又试探地触了触她手,再突然一把抓住,不松开并盯着她问道:“你一直知道的吧?”


      冯杏:“知道什么?”


      Laborc盯着冯杏,似乎是她装傻,她都不知道原来他说话这么直球,他竟盯着她眼睛说:“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吧?


      02

      冯杏被这个直球告白惊住了,然后腼腆,害羞,缺氧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甚至不敢与他对视,基本上是小姑娘对高颜值帅哥的突然表白的正常反应。


      她很想问他,为什么上次突然就冷冰冰的了,为什么这么久没有联系她,然后偶遇竟然就直接告白,两人尴尬石化了大概有十秒。Laborc看到不远处的小花已经举手向他求助了,大概看粉丝还在不断汹涌集聚而来,心想也就拍个照教训那么久呢。


      但他不慌不忙,继续对冯杏说:“当我女朋友吧。”

      冯杏不吭声,觉得他表白很冲动,心里激动的又麻木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现实。


      Laborc笑了笑,“你别着急,我知道挺突然的……”


      冯杏好像一直紧绷突然被戳破的气球,终于不像之前那么僵直,对他说:“你也知道突然啊?”


      Laborc真是好看,他微笑的轮廓很自信,好像她不可能拒绝他,他说:“那你就好好想想,再告诉我答不答应我,OK?”


      冯杏看了看他,他往人多的那边指指,意思自己要回去了。


      马俊终于也推着自行车来到这边,试探性地喊了一声:“FENG?”


      冯杏说:“马上就走。”


      Laborc本来要过去了,突然回头问冯杏到:“这老外是谁啊?”


      冯杏说:“咱们学校的外教。”“哦。”


      他不置可否地笑笑,不知道是马俊颜值还是自己颜值的缘故,他似乎信心满满,终于小跑朝小花那边过去了。留下五味杂陈的冯杏,心事重重地与老外他们一起骑车继续游古镇。


      她骑完自行车一个人回宿舍的时候,心想:刚是出现幻听了吗?或许。


      刚这么想完,手机响了一下,看到他竟然给她发了一条短信,真是找到化石一般,这年头明星还干考古?


      这世道还发短信的人除了淘宝商家,应该也不多了吧。


      他说:这是我电话,你想好了,打电话或者回短信,都OK。


      冯杏左手拿着手机看完信息,一个不留神,骑着自行车摔了一跤。


      03

      冯杏觉得自己特别没出息,几乎戴了耳机点了“单曲循环”一般,Laborc的魔音不散,并且一直是那句“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吧?”

      一直,从什么时候起啊?真的假的……


      她与他正式的见面,应该还是在那次雨衣事件她打听过他后不久。

      对,那次大扫除。她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,不知道是回味当时的心惊肉跳还是想起他的直球表白。


      冯杏躺在宿舍的小床上,把自己的床帘都闭紧了,再闭上眼睛,突然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……


      毕竟被Laborc表白过了,对方是Laborc诶……她全身血液沸腾起来,真是循环加快,如果平时周身血液每天就跑个800米,今天应该5000米了吧,哎呀…就算她不与他在一起,老了做奶奶了都可以拿出他照片给孙子孙女看,用没牙的嘴说:“这是追过奶奶的男人……”


      她突然脸一红,有个更大胆地想法涌出来,“为什么不答应他?和他谈恋爱啊…牵着他手全世界炫耀一圈,我男朋友最帅……”“不不不你不要那么肤浅……”两个小人在她头脑中疯狂打起来,打得她竟昏昏沉沉睡去了,然后也不知道是回忆还是梦境,似乎又回到初中年代。


      那还是要下雨的一个黄昏,冯杏要打扫卫生,最后还要用撮箕倒灰,她锁好门去单车棚取车的时候,还带着耳机听歌,所以不声不响,正弯腰开单车锁的时候才发现有点不对劲。

      她听到了哀嚎和求饶,她几乎是猫着腰没动,眼珠子转了转,最后锁定两点钟方向,看到两个男生,对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拳打脚踢,那个戴眼镜的男生,竟是冯杏他们班的班长韩舟。

      韩舟和冯杏平时关系还不错,韩舟的父亲是镇上养路班的,有正式工作,所以韩舟常常穿牛仔裤和白T恤。在他们学校的男生里算超有品味的了。


      冯杏他们学校的男生,在Laborc来拯救了平均颜值以前,四个字形容,不忍猝看。


      确实土得一比。长相就不做人身攻击了,主要是气质和品味。

      那些男生把四大天王和F4都轮流在身上穿了一遍,就是头像印在文化衫上的,问题是不知道慢了几拍还盗版了多少遍的,文化衫上头像变形到可能天王和F4妈妈都认不出是他们的儿子了。


      穿着如此感人的追星文化衫,下身都是不合身的西裤,再加上脏兮兮的运动鞋。


      所以韩舟也算冯杏他们班的高富帅,很多姑娘挺喜欢他的,喜欢问他数学题,但他平时不耐烦,只给冯杏讲题,有人怀疑过他喜欢冯杏。

      但是,要不要去帮他?正义与怯懦做着斗争。

      冯杏掩耳盗铃似的一直猫着腰看着自己的鞋子,过了半响抬起眼,看到韩舟捂着肚子,一直求饶,另外两个打他的男生在问,是不是第二天再来,冯杏才顺着他们的目光,也看过去。

      又看到那团露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冯杏当时又厌恶又痛恨,低下头,好像哪壶不开提哪壶,又看到他的红蜘蛛纹身。

      她想起袁丹的话,觉得惨了,竟然是他啊,他这次肯定是不会饶她了。

      她马上把目光移开,才抬起头的时候,看到他已经没看她了,看着韩舟,眼神却毫无愧意,他语气很轻地说:你们先回去吧,今天算了。
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