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鲸落6丨人生很苦的人,一颗糖就够了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      01

      Laborc一直心不在焉的打牌,然后也没有什么好奇心地问道:“什么热搜啊?”


      他旁边三个人都石化了。心想这位哥哥是山顶洞人吗,热搜都几天了,还衍生了好几个话题,他自己真不知道?


      换其他爱豆可会披小马甲了,平时人设形象各种高冷懵,但私底下去精分似的扮演自己的超级迷妹,一下哭戚戚一下说哥哥怎么样我们都不脱粉了……


       传说中的带节奏啊。

      但是Laborc好像是真不知道自己的热搜,他还挺沉静地看了一眼冯晖。再轻轻地,慢慢地问她:“是你们弄的吗?”


      冯晖拿了一个牌,在手上握了一会,好像没想好下一步。


      再出牌时候说:“没有。”她眼神在回避Laborc,但出牌后看Laborc一直看着她,只好说:“你哪用买什么热搜啊,Laborc你对自己的流量还没信心吗?”


      她笑了笑,其他两个爱豆马上开始口出追捧之语。Laborc不吭声,打完那一把牌,突然站了起来,冯晖立马问:“Laborc你干嘛?”


      “找手机。”Laborc有点近视,他皱着眉头应该是看不太清楚,弯下腰朝楼梯方向走过去,突然踢到了沙发上,差点摔倒,应该很痛,他表情变化了一下,对G说,“G你打一下我的手机。”


      G为难地看了冯晖一眼,看到Laborc突然眼神又聚焦了,看到了自己的手机,弯腰拿起来在原地看了一会,手机光照在他的脸上,看到他露出一丝轻蔑又不以为然的表情。


      他不避讳冯晖和另外在场两个师弟,直接脱了外衣,走到房间再换了一件外出的衣服,就往外面走。


      冯晖马上追过去:“Laborc!”


      02

            

      Laborc坐在车上,又看了一下热搜。


      他大概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,心里有点生气,越是这种时候,他就会焦灼而内心烦躁,因为他不能表现出他的烦躁。


      其实Laborc本质是个感恩,也很怕给人添麻烦的人,他自幼生活环境很特殊,也看多了虚情假意,如果别人给他一点甜,他会很珍惜,但是又充满戒备。


      他感激公司与冯晖,因为他们投入了很多钱包装他,比对他师兄弟都要好,Laborc没有被人这样优待过,所以Laborc很多事情默许甚至配合公司去做一些他内心并不认同的事情,但是他依旧会失落。


      心底常有个声音,“这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      时常回想,时常回响。


      Laborc是想做音乐的,希望自己能够凭借做音乐而有一席之地。但他的长相让公司觉得成为爱豆更容易成功,

      何苦去和那些长得只能靠才华的人一起去挤独木桥呢?公司这样规划一是来钱快,二是他们内心并不相信Laborc,甚至包括Laborc信任并感激的冯晖,也没有认真地听过 Laborc的音乐,不相信他纯粹凭借音乐可以成功。


      冯晖穿着一双高跟鞋,腿胖胖的,脚背很高,偏偏高跟鞋是细丝带的,如果鞋子能出声,应该被她挤压勒得时刻要嚎叫。


      她急喘吁吁地跑到Laborc的车上,拉开副驾驶上坐着了,心里也叹了一口气,自怨自怜地想,知心晖姐又要上线了。


      Laborc之前,冯晖带了好几个不怎么火的练习生,当时也是苦头吃尽,简直像个职业中学盯着几个顽劣学生的班主任。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,时刻担心那几崽子或者他们的朋友来电,有凌晨为了博关注而玩假自杀上瘾的恋爱脑女孩…还有两个,出去吃个夜宵不知道为在哪认识的妹子互相插刀,一年下来,半夜去医院急救室都去了好几趟……



      所以冯晖坚定地认为,是Laborc的出现挽救了她的事业,也挽救了她的颜值,还放缓了她的过劳肥增速,至少敢放心睡觉了。


      也让她从一个憔悴混日子的失婚小姐姐,成为现在有点地位的经纪人。她有了事业上的野心,手上有重要的牌,在公司也说得上话了。


      Laborc长得就和其他练习生不一样,其他小孩纯靠包装,卸下滤镜与高光,看起来就是一个个不学无术又妄想成为大明星的多动症小孩。


      但Laborc不是,他是自带主角光环的那种,冯晖第一次见他,是在公司会议室,她说,“你怎么带妆来了,不是说过让你素颜吗?”


      他说自己没化妆,冯晖笑了笑,不拆穿小孩的谎言,但拿着卸妆棉往他脸上一擦,但卸妆棉依旧白茫茫的,确实什么也没有。


      冯晖都没见过Laborc这样的小孩,好像很孤独,长得好看却不自持。他本性不是一个话多的人,但说话诚实,不似其他小孩满嘴跑火车。


      他气质如松,有点儒雅又傲慢,但眼神又天真还温柔并且不谙世事。


      他是所有妹妹想要的哥哥,也是姐姐们想疼爱的弟弟。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要做,所有女人就愿意去为他赴汤蹈火的男人。


      所以,她冯晖绝不会允许Laborc乱来,也不许他垮掉,他是她的事业。

      冯晖深呼吸了一口气,对Laborc尽量保持和善的笑容,第一句话说:“不是公司买的热搜。”


      他还是有点天真又忧郁的样子,似自嘲地笑了一下,“我知道。”


      冯晖短兵相接直入主题:“我们Laborc谈恋爱了吧?告诉晖姐,对方是什么人?晖姐想想办法。”


      她感觉Laborc动摇了一下,随后再抿了抿嘴,突然侧颜晃过来,对她说:“晖姐,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?”


      冯晖笑起来:“因为我可爱啊,因为我值得信任啊,因为我最喜欢你啊。”


      Laborc也开心地,低下头有点矜持地笑起来,“是是是,还因为你美丽。”


      他就算进圈后学会了一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似乎也很真诚温柔,但接下来他黑宝石一样的眼睛盯住冯晖,好像表白一样,让冯晖都觉得被射中,“因为你和我喜欢的女孩一个姓…”


      冯晖:“……”

      她立刻清醒,冷静地打开窗,掏出一包烟,递给了Laborc一根,“她是圈内还是圈外的,什么情况?”


      03

      冯杏当天去和易蓉到食堂去吃饭,两人下课的时候,易蓉对冯杏说:“那天马俊和我说你了,他们外国人是不是都觉得长你这样的,是标准的中国美人?”


      “长我这样的?”冯杏被这个词刺到,随后又笑了一下,像是自嘲的。她心里想的还是Laborc,Laborc应该也是觉得长她这样的,被自己表白,应该欣喜若狂,然后忙不迭地表示感激,同意?


      所以他像是撂下一句话,让她自己看着办,就没有了下文。

      冯杏的确不是标准中国人会认为的美人,她是长长的有点方的脸型,四周留白很多,幸好皮肤够白。她眼睛细长,鼻子纤瘦但线条又柔媚,给她增加了一丝脸部的弧度及女人味。


      她心里活动很多,所以面部表情也有点缺乏,说得好听是喜欢发呆,不好听就是略呆滞。但就如同那著名女作家说的,显出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。

      但冯杏想起Laborc一本正经说话,走了还朝她微笑的样子,还是有点脸红。


      她和易蓉在食堂打了饭,食堂的墙壁上有两台电视机,冯杏打汤的时候,看到易蓉在很花痴地看,食堂里人来人往,声音十分嘈杂,但易蓉依旧看得非常起劲。

      她打完汤抬起头看,看到一个穿得花花绿绿染着一头草绿色头发的人,脸好像有点熟,在室内接受采访还戴墨镜,真的够尬够浮夸。

      “这谁啊?”

      易蓉用不能原谅的表情看着她,“M啊!”

      M是Laborc那一届选秀的那个冠军,易蓉追的"CP“粉的另一个主角。冯杏和易蓉一起听到有个娱记问他:“看了你的好兄弟Laborc和小花林秋秋同行的热搜吗,有何感想?”

      M竟然还笑了一下,然后回答很官方也很严谨,大意指最近很忙,刚从一个综艺节目组出来,没有与Laborc联系,也并没有看到那条热搜,等到看到以后再发表感想吧。

      娱记不依不饶地说,如果Laborc与小花是真的,你愿意祝福他吗?

      M正色道,这种还是需要证实的吧,当然,如果是真的,当然要祝福啊……

      冯杏和易蓉都死死盯着电视机,两个女人的心同频碎掉了。

      当然易蓉是认为Laborc是M的。林秋秋那种女人,怎么配得上我们的Laborc哥哥呢……


      冯杏不好说,她甚至依旧没有自信觉得Laborc是属于自己的,只是觉得他告白的当天,就传出他与那小花的热搜绯闻,确实不爽。

      冯杏恶狠狠地吃完了那顿饭,刚走出去,就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,但是帽檐压得特别低的人掠过来,抓住她的手就跑,她本能想反抗,但是看到那人眼睛亮亮的略带笑意并有一丝凉薄的表情,是Laborc!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