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19

    鲸落7丨人生才没有永远不变的好牌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      01  

      冯晖坐在Laborc车里,一根一根的接着抽烟,看着窗外的天空,她终于忍不住像一个33岁的女人一样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    那种人生的不确定性,还是又冒了上来。


      其实这几年冯晖事业稳定,她以为自己HOLD住了人生与未来,却没有想到,人生如此诡异,未来如此容易被改变。

      她想起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幕,就恨不得把头往方向盘上砸,哎,她冯晖命运怎么如此多桀啊……

      奋斗半生人近中年,以为好不容易拿到了一手好牌,公司当时长得最好看的Laborc竟主动向她示好,还自己向高层提出想要她带他。


      Laborc在艺人里真的不错了,虽然之前有点黑料,据说在学校是不良学生,还是大哥。


      但这与那些扶不上的小孩比起来算什么,他刚入公司就自带气场,身边总有师兄弟们拥簇者,而且他总是站在其中最沉静但最夺目的那一个。


      全公司的人一致认为Laborc,就算是块木头也会红,他就是老天赏饭吃的长相,还有点贵气,偏偏还有不一样的眼神。


      冯晖刚开始带他的时候很担心他持靓行凶,处久了才发现,Laborc其实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,甚至非常感恩,也许是过去的不良学生经历,反而让他非常讲义气,属于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类型。

      哪怕就像她职业生涯最大的危机…Laborc明显不太想谈自己的感情,但也坦然地告诉了她。

      Laborc说自己找到了过去就很喜欢的一个女孩,随后露出他少见的腼腆,说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把感情说出来了。

      冯晖当时真是在用力忍住自己内心要嚎出来的洪荒之力,只是看着Laborc,相当无助地问他:“所以呢?你向她表白了?”

      她真是比Laborc表白时候还要紧张,她看到Laborc定了一下神,眼睛里的那团露荡漾了一下,然后很清澈地看着她。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竟然承认了!她的Laborc如果谈恋爱,对方还是他的青梅竹马…冯晖当时就几乎要晕厥,费了很大的劲才做好表情管理,也报着极大的希望问:“然后呢?”

      她想起刚打麻将时候的那个电话,Laborc的表情与语气,这几天的反常,突然有一丝惊喜像蛇一般钻了进来。说不定对方没答应!没答应!!

      但冯晖很快又想,那女孩是天仙吗?

      不不不,这个世界上有能抵挡住Laborc的女孩吗?她冯晖虽然自称是个爱钱如命早就不相信爱情了的老女人,平常把Laborc当时自己的摇钱树或者大儿子看待,但是如果Laborc对她示爱,她也会愿意放弃一切与他走天涯啊。

      02

      冯晖突然觉得自己太邪恶太污了,看着还在用心思考的Laborc,内心依旧脆弱又坚强地想,你是我们的公有财产啊,不要,不可以……

      冯晖心底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令她绝望……看到Laborc又很有心事地叹了一口气,抽了一口烟,再对她说:“我刚与她重新见面不久,很突然地就向她说出来了,然后我说让她当我女朋友,并给她时间想一想……”

      他皱了皱眉头,突然很诚恳地问冯晖:“女生看到热搜上我的绯闻,会生气,觉得我对她不真诚吧?”

      冯晖:……

      她内心已经杀猪般地嚎叫起来,如果现在冯晖脑子像电脑的CPU,应该在飞速转动,“音乐!”


      冯晖突然大叫了一声,然后五音不全的唱了两句,看着Laborc。

      她慌乱中突然想起好多次,Laborc都和她说自己不想演戏了,想去做幕后音乐的事情,她都没有耐心听完过,但是现在觉得是缓兵之计,她愿意说服公司,答应让他做音乐!他喜欢的音乐!

      冯晖提到音乐,抱有一丝期望,眼睛亮亮地看着Laborc,他听到音乐果然眼睛亮了,也很兴奋地对冯晖说:“对,我这几天就是在给她写歌,想再用音乐打动她!”

      WHAT???冯晖立马要崩溃疯掉,已经搓并抓了一把头发的时候,对Laborc说:“你还给她写了歌???”

      Laborc点点头,好像还想催促她下车,迫不及待要去和那女孩分享,冯晖突然拔掉他的车钥匙,“Laborc,我们好好谈一谈……”

      她话还没说完,看到Laborc没有说话,不声不响下了车,过一阵,一辆摩托风声鹤唳的过去了……

      03

      其实Laborc不是那种没眼力见的人,这两年待他的确比亲姐还好的经纪人冯晖的抓狂与失望,虽然她在极力掩饰,但是他看出来了。

      但是他那一刻间,很想快点见到冯杏,看她弯弯的清澈的眼睛,还有一些小小的调皮明显在腹诽的表情。Laborc都觉得很可乐。


      Laborc这两年过得并不赖,他过去的兄弟们都调侃他成了巨星,但是他常常觉得活得不自由,也不痛快,好像自己常做着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      也许人生来是不自由的吧。


      Laborc夜深人静的时候,偶尔想起过去黄昏时候在校园里看小弟们冷冷打那些学生的情景……好像那些清亮的耳光声,那时的无情与潇洒,也未必像他当时每个转身那么干脆。

      Laborc来到冯杏的学校,心情却渐渐的清亮起来。而当他突然出现在冯杏面前,她却谈不上欣喜。

      冯杏看清楚Laborc的脸的时候,却说不清自己是激动、紧张还是畏惧的。

      他手凉凉的,抓她抓得很紧,眼睛亮亮的,略带笑意,但表情似乎依旧有一丝凉薄。

      冯杏听到自己没来由地叹了一生气,她跟着他跑了好一阵,到了学校图书馆后的梧桐树下,终于忍不住喘粗气了。她弯着腰,手按在膝盖上,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这是干嘛啊?胜利大逃亡吗?你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
      Laborc眼睛弯弯的,亮亮的看着她,好像在她脸上找什么东西一样,过了半响才对她说:“你平时都不跑步吗?大学生应该也要锻炼锻炼身体吧。”

      “哎呀,现在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吗?”冯杏对他已经也是忍了很久了。她很多想问他的事情,这些天去哪里了,为什么不和她联系,也有很多话想和他说,比如他那么多的绯闻,喜欢她是认真的吗?

      Laborc很好奇地看着她的校园,对她说:“歇歇吧。”


      冯杏笑了一下,感觉Laborc像个好奇宝宝,一直都在看他们的学校。

      “哥你是因为没有上过大学觉得很遗憾吗?”冯杏问完就觉得这问题有点唐突,并且伤自尊吧。

      她其实还有很多疑问想问他,譬如当年怎么会突然不辞而别,还有……

      她突然被Laborc抓住了手腕,像上次被表白的时候一样,她心里想,她突然有点想笑,差点想脱口而出问他会不会去演烂大街的“霸道总裁”,在拿她练手。

      冯杏刚想出声,就听到Laborc有点惊喜地说:“好看。”

      冯杏平时粉黛未施,也不戴首饰,但是她手腕上带了好几个民族编织手链和银饰手环。Laborc对她说:“上次腕子还光光的,一下多了这么多。”

      冯杏撇撇嘴,“就是上次,你走了以后买的。”

      Laborc沉默了一下,想起她身边那个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外国人,冯杏似乎看了出来,再对他狠狠地盯了一眼,转过头说:“我自己给自己买的。”

      虽然她语气很不好,但是Laborc笑了。

      冯杏没出声,过一阵她听到Laborc没头没脑地说:“下次我给你买。”

      她心里也笑了,但马上又想起他这几天的杳无音信,心里重重地说,德性。

      04

      “今天你来找我,是想上课吗?”冯杏侧着头看了看Laborc,在他也回过头时匆忙问他。


      两人并肩走在学校里的树荫下,其实都很轻松又惬意,虽然还有一点隔膜与羞涩。

      “随你。”Laborc笑了起来,他把帽檐又压低了一点,他听到不远处有鸟啼,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轻快,像身边的女孩。

      冯杏耸耸肩,“你是甲方,上课时间你说了算。再说你不是特别特别忙吗?”

      “对你我没有那么忙。” Laborc依旧面无表情,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,把路边一辆摩托车解锁了。

      冯杏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骑摩托车来的,心里也有很多问号。但她什么也没有说,直接坐在了他的身后。

      摩托缓缓开起来的时候,好像读书的年代,那时候他也载过她一次,就是那次他被她那同学划开了额头,留下了终身伤疤。但是回去的时候,他骑着摩托,她在他身后,在风里抱着他。


      冯杏轻轻闭上眼,大声在风里问 Laborc,“去哪呀?”

      她的声音好像被风带到后面去了,他听不到,他在前面回了一下头,她再凑近一点,在他耳边刚要说话,但猛然间……
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