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塔上情感 塔上情感 关注:1 内容:23

    鲸落9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  • 塔上情感
    • Lv.2 末子2级

      01

            

      Laborc想了想,很坚定地看了一眼冯杏,再拉起她的手说:“走。”


      冯杏懵,“又去哪儿?”


      Laborc小孩子一样笑了,眼睛黑亮黑亮地看着她,弯下腰又对她说:“那现在可以告诉我吗?”


      冯杏知道他问的是什么,但她在他眼神压迫下,一时间好像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答案。她正在踌躇犹豫,听到外面门突然响了,两人都吓了一跳。


      “你不是忽悠我,编了个故事,骗我和你私闯民宅了吧?”她小声问Laborc。Laborc没吭声,牵着她手,两人小心翼翼猫着腰来到走廊上,听到有人在外面边敲门边问:“是有人在吗?”


      Laborc对冯杏说:“应该是他们家邻居吧,我去和他们说说。”


      他走了下去,不多久就上来,告诉冯杏说:“果然是邻居听到里面有动静,这里很久没住人,以为进贼了,就去报告了村干部,过来看了一下。”


      “哦。”冯杏无精打采的,其实也没有对真相很感兴趣,但是Laborc好像也被这件事情打断了思路,决口不再提之前的事情,好像也想故意遗忘一般,和她说笑几句就说要走。


      02

      冯杏坐在Laborc车后的时候,心想,他倒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突然热情,在你悸动甚至心动时候,迅速冷却,似乎一切没有没有发生过。


      其实刚才…她也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,随即坐着他车,有点别扭地把手支撑在后座上。


      Laborc回忆她朝他走过来那次,两人去裁缝店缝了针,都恐慌得要死,他应该是很疼,她也感觉不舒服,毕竟看到那么大的针带着线一阵阵刺过他皮肤,甚至空气里听得到枕头刺透皮肤那种沉闷的声音。

      冯杏感觉自己皮肤下似乎也有虫子在咬,但她握着Laborc的手,却一直让自己镇定。后来他们两深一脚浅一脚的回位于镇子郊区的校园,两人沉默了很久,彼此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过了很久,Laborc才很老派地问她:“你多大了?”


      冯杏说:“13。”


      他好像自嘲一般地低下头笑了笑,冯杏想也没想就问他:“那你呢?”


      他一开始没说话,过了一阵对她说:“我比你大…”他好像难为情似的,说:“大3岁。”


      冯杏在当时算小的,班上比她大3岁的同学都有,何况Laborc还比她年级高二级。但他好像自己老了年龄说不出口似的,冯杏忍不住哧地笑了一声。


      Laborc看她笑,突然很官方地问她:“那我们算是朋友了吧?”


      冯杏几乎没这么被人问过,也有点不好意思,过了半响才说:“是的。”


      他轻轻舒一口气,也灿烂笑了一下,神态完全松懈下来,也恢复成那个年龄段的男生有点皮的样子,轻轻按住自己胸,表情很鬼马地说:“我刚刚很怕你说不是啊!”


      冯杏看他很短时间内的反差表情和额头上的伤口,其实当时心突然酸了一下,动了一下。那时的她虽然年幼,但在那一刻间读到他眼中的戒备与孤独,以及放下后孩子气的一面,隐隐有点心疼。

      03

      几日后,冯杏他们老师课堂临时上到初二的内容,叫他们去初二借书。

      冯杏又不认识初二的学生,看同学都在窗户那和熟识的学姐师兄借书打得火热,暗暗叫苦又发愁,一个人靠在走廊上的柱子上,只想谁大发好心。但谁都不会注意到她。


      她打算无功而返的时候,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走过来,取下了头盔。看到她,竟对她笑了笑,然后问她:你干嘛呢?


      她当时无精打采,只是嘟着嘴说:我要借书。


      随后才突然反应过来,谁啊?然后猛然抬起头,看到Laborc眼睛黑黒的,一动不动看着她,好像又一脸严肃。


      旁边都是冯杏的同学,好几个女生发现是Laborc,似乎被人点穴一般,不再叽叽喳喳央求那些半熟不熟的师兄师姐借书给自己,只是一动不动盯着Laborc看。好比突然上演一场舞台剧,目光聚焦在他与冯杏的身上。


      冯杏不习惯这样的场景,竟默默退了一步,也不想显得与Laborc很熟。

      她心想再说他是初三的,她是要借初二的书,她悄悄移步,走到柱子另外一侧,看到Laborc直接走到窗边,对一个男生说:拿你数学书来。


      随后直接递给了她。冯杏接过书,又问他:那我下次是还给你,还是直接还给他啊?


      她当时是紧张,也没看清楚Laborc到底问谁要的数学书,想要他告诉她,还给谁就好了。她没想到Laborc还认真沉吟了一下,再看着她说:你还给我吧。

      嗯。


      那你知道我是哪个班的吗?


      知道。她看着自己的脚尖,半响没听到他再接话,再抬起头看时,他已经走远了。

      她记得要还书给他,但是去了好几趟扑了空。他是个旷课大王,但是老师又拿他无可奈何。后来她想起他停摩托车的地方,就想去等他,也没看到摩托车。


      那个借书给她的初二师兄才是惨了,好几天都没有书用,应该也不敢问她要,毕竟书是学校著名的大魔王Laborc亲自拿走的。


      有天天气很好,冯杏早上是坐邻居的小四轮来的学校,再打算沿着河抄近路走路回家,突然听到摩托响声。她当时就觉得是Laborc,竟有点欣喜,抬起头果然是,但他一骑绝尘已经骑过去很久,冯杏也没多想,只觉得要还书给他啊,就一路小跑,一直去追。追到一座小拱桥时,确实看到Laborc的摩托车停在河边的拱桥边上,却没有看到人。

      冯杏四处打量了一下,刚想叫他,又想要不就到摩托边上等他,突然听到声音。她走过去,才惊呆了。

      在拱桥下的河堤边上,Laborc在和一个女孩面对面站着。


      女孩她也认识,学校当时有四个学姐,并称为四大美女,那个女孩是四大美女之首的周围,平时是个冷酷又骄傲的女孩,但是她好像哭了,在对Laborc说着什么,突然之间,她踮起脚,搂住Laborc的肩膀……


      冯杏当时觉得自己看电影看到少儿不宜的镜头一样,她当时还是接受的老式教育,几乎是冲动,也是本能,立刻捂住眼睛,又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看,刚好看到周围好像眼神恢复成平时的样子,盯住Laborc,两人的脸还是凑得非常近。


      她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突然怂,心里八卦地想,刚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们亲了还是没亲?

      现在,又是什么情况?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待续)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